娄永琪:工业4.0视角下的家具设计

2014-9-12 14:28:36  来源:pchouse  作者:佚名  

  【2014上海家具展 太平洋家居网】2014年第二十届中国国际家具展览会于2014年9月10日至9月14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(上海市浦东新区龙阳路2345号)举行。本届展会将有更多革新与亮点。太平洋家居网带您直击现场,与您共同品味上海家具盛宴,为您带来最新的展会资讯。展会期间,四场设计论坛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一起跟随小编的步伐去听听。

上海家具展   
更多精彩资讯,点击进入上海家具展专题

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 娄永琪

  主讲嘉宾: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 娄永琪

  主讲内容:工业试点与工业革命,我相信在这个里面,莫老师已经非常的简短跟大家介绍了了,什么是工业试点名。工业试点,德国人做得特别厉害,就是把信息化和制造结合起来,就是智能制造。与此同时,我在参加我们顾勇强院士的在读课题,我们在做一个叫做《设计3.0的研究》大体来看,这个不是我的理论,是一个科学家的理论,顾勇强院士做的理论的,他把设计分成三种设计:一种是1.0的设计,第二个是2.0的设计,第三个是3.0的设计。1.0设计所对应的是农耕时代,我们想工业美术,我们讲工艺美术的设计,一开始不管大家去看,这个中国的也好,我们去看欧洲的起源。我们去看希腊,上个月我在克里特岛,看希腊文明的起就发现,他们公元前的四世纪,这个时候的工艺已经到了非常高的点。如果我们到上海博物馆去看,商周的青铜器,那我们也可以看到,这个是一个非常高的工艺水平,和一个技术水平。

  第二个时代是工业时代,就是大机器时代。我们经常会把瓦特发展的蒸汽机作为工业时代的象征。制革时候,也就是我们学设计的来讲,就是现代设计的理念。为什么在中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,设计走的相对来晚一点。一方面是中国文化在很大程度上,并不是很支持工业化。大家都知道,我们一直是把所有的事物分为本和木。实际上什么是本,一看这个制度就知道,本就是种田。其他的事情就是木,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是重农避商。

  所以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,工业化、商业化,实际上在文化上,他不会支持。所以也是这样一个原因,就导致了现代设计,所以现代设计在中国不好发展。当然实际上在40年代的时候,当时包豪斯已经影响到了大学。我们三个创始人,50年代的时候,他们大学三个创始人,一个是学生,第二个是文契先生,他是从奥地利归来的,荆青苍先生是德国归来的。他们把包豪斯引入到当时的建筑系,我们设计到09年里面才从建筑里面分出来的。在这么大一个背景下,我们也知道,需要非常大的魄力把这个包豪斯藏品给买回来。所以大家非常惊讶,在包豪斯的博物馆你们可以看到当时的零件,这是2.0时代的设计。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,大量的设计师,和批量制造系统,现在实际上我们正处于一个支持网络时代,这个时代从以前的高度,依赖于物质环境的世界,信息支持与素质,变成了最核心的词。

  大家都知道,马云在搞路演,大家也很兴奋,中国终于在互联网企业里面,在世界的版图里面,这个蛋糕越做越大。实际上,马云是做什么的,你说他这个公司里面有设计吗?当然有设计,我们现在跟阿里巴巴合作,我们做一个同阿里和OS的生活体验中心。实际上做了很大的一个工作。它实际上是跟非物质的设计在一起。

  在这一块的设计,在支持网络时代的设计,按照工业式的说法,他归结为这三版本的设计。也就是他不完全在走,那么这一个设计1.0、2.0、3.0的净化,跟我们今天讨论的家具有什么关系?

  第一,我们家具的生产会发生巨大的变化。也就是说,以前家具,在1.0时代做产品家具,基本上依赖于手工,比如中国引以为豪的红木家具。不管是舒适的也好,静式也好,大量的依赖于手工。这个时候,师傅传徒弟,徒弟再传徒弟。我记得一个片子,国外讲一个父亲是手工做家具的,儿子非常成功的借助了工业化的力量,生产批量制造的家具,父亲一直看不起儿子,觉得这个家具是没有品质的。大家知道宜家,宜家的家具是大量的批量制造,他的价格比较低廉。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个对比,经常高品质的东西,一定意味着大市场。

  就音乐而讲,推敲的声音是最好的,推敲比CD的音效好,CD比MP3好,推敲被CD跟搞下来了,MP3把CD搞下来了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,比较有意思的。这个是2.0时代,这个是大量工业的时候,因为批量生产,这个成本就可以降下来。

  这个时候他跟政治是有关系的,大家花中等的钱,可以享受一好品质。美国人在50年代说,什么是好设计,当时北欧的设计影响美国。实际上就是通过这个时候搞设计展,也不是说大家要花很多的钱,宜家也是这样,宜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,得到这么大的生产,这个要感谢批量生产带来的生活品质。

  到了3.0时代,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,就是生产过程可能发展了变化。以前批量生产是什么概念?批量生产就是去制造一款通用性产品,他可以满足尽可能多的人的需求。我们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教授,叫约里奥·库卡波罗,那个去年我们莫家老师在我们同期的时候,跟库卡波罗大师做了一个设计60周年的设计回顾展。展示了他从50年代设计的所有家具。这个里面最有意思一部分就是,布达斯他做的这个家具,他最早把人体工程学,用到家具设计里面。他做的家具,简单讲,一定是研究你人体的区别,然后去找到一个尽可能多人的坐上去多的一个曲线,他自己设计一个逻辑,尽可能的调整。但是这个是经典案例,但是在过去我们要知道,他得到了一种最优化的结果,实际上他可以这样讲,他只占1%的人坐下去舒服的,另外99%的坐上去是比较舒服,不是最舒服。这个99%是一个妥协的艺术,到了一种最高水平的妥协艺术。

  但是现在,因为整个生产流水线智能化了,他就会有人性。假设这个椅子曲线的,每个人最舒服的曲线是不一样的,以前个性化的要求是不可能融入到这么大规模的生产中去,因为成本实在太高。现在当你的制造智能化的以后,把你用户的数据输入进去了之后,你可能在同一条流水线上,生产出完全不一样的椅子。或者是带有参数的椅子。大家知道在汽车工艺上面已经做到了,奥迪在好几年前,说这个事已经是6年前,流水线上出来的每辆车都可以不一样,他的选装件不一样,但是他的生产平台是同一个。

  所以对于家居来讲,把智能化和生产过程结合的话,这个很有可能会实现。

责任编辑:panyingxin
转载申明:太平洋家居网独家专稿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网友评论